子公司發生欠薪風波 大悅城控股發展失速?

李葉2021-06-21 09:53:29來源:中房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歸屬母公司凈利潤“首虧”后,大悅城又現欠薪風波。

??6月18日,多名大悅城北京大區離職員工向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反映,大悅城控股北京大區出現拖欠員工績效工資情況,目前已知涉及被欠薪離職員工50余名,被拖欠金額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

??記者查閱資料了解到,大悅城控股北京大區即中糧地產(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悅城北京”),為大悅城控股全資子公司,此次存在欠薪行為的包括其旗下北京商管中心平臺、西單大悅城、朝陽大悅城、祥云小鎮、大興春風里等全部項目。

??針對欠薪一事,6月19日,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致電中糧地產(北京)有限公司年報預留電話,接線工作人員表示,“我了解到的情況是,這件事已經解決得差不多了,不知道更多信息?!?/p>

??今年以來,大悅城負面輿情不斷,盈利危機、高管頻更、人才流失等成為其繞不開話題。

??績效疑云

??“被拖欠的是去年一整年績效工資?!?/p>

??離職員工默默(化名)向記者介紹,大悅城北京薪酬體系分為兩部分——基本工資和績效工資。其中,績效工資占全部工資的10%-50%不等,基層員工在10%-20%,職位更高的員工績效工資占比也會相應更高。因此,每個人被拖欠金額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

??實際上,業內許多公司都會采取類似薪酬體系以提升員工工作積極性。其中,工資屬于勞動者所得工資額的基本組成部分;績效工資是以對員工績效的有效考核為基礎,實現將工資與考核結果相掛鉤的工資制度。

??基礎工資一般會在次月及時發放,績效工資發放則較為復雜,次月、半年或一年發放都有,如果中途有員工離職,采取半年或者一年為期來發放績效的也會在次月進行結算。

??大悅城北京采用的就是一年一發方式?!肮就甓紩凑展緲I績、部門業績、個人業績統一打分后,不同評級有著相對應系數再乘以績效工資最終得出結果?!蹦硎?,2021年春節前,本來是該發2020年績效工資的節點,大悅城北京卻在沒有給出任何理由的情況下開始拖欠。但大悅城總部和其他城市公司都已經發放?!?/p>

??這一拖就到了6月,期間,不少員工選擇了離職。

??6月,離職員工的維權也正式開始。

??“在多次撥打市長熱線、向國務院反饋后,公司方面開始找到離職員工進行逐步洽談?!睂τ谇⒄劷Y果,默默并不滿意。

??他認為,公司方面并沒有對離職員工2020年工作進行客觀、公正打分,所有離職員工績效被評為C級和D級。C級只能拿到原績效工資的40%,D級則是0,意味著這一年可能一無所獲。

??因為不想再浪費時間在這件事上,也有部分員工選擇了妥協,接受打折后的績效公司,并簽字承諾不再參與任何維權活動。

??同時,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大悅城北京已經發放了在職員工的績效工資,不過也只發放了50%左右。

??對此,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采訪了北京市漢華律師事務所律師齊正。齊正告訴記者,根據勞動合同法及相關法律規定,績效工資也屬于勞動報酬,是員工應得的工資的一部分。公司對員工進行績效打分不能違背績效考核標準,也不能故意通過給員工打低分方式降低績效工資,這是屬于變相克扣員工勞動報酬的違法行為。

??齊正同時提醒,被拖欠績效工資的勞動者可以向勞動仲裁申請仲裁,向勞動仲裁主張公司應向勞動者支付拖欠的績效工資,法律規定這方面舉證責任倒置,應當由公司來舉證對勞動者的績效工資發放的數額合理合法,因為公司負責對員工管理和對員工進行績效考核,所以公司掌握全面的證據,勞動者對這方面不用太操心,由公司舉證后,勞動者對公司舉證的證據提出反駁和質疑則可。比如員工全勤,沒有無故缺勤,公司就不能在出勤的分數上扣分。員工可通過合理的反駁質疑公司的績效打分,來證明公司考核打分不合理變相克扣績效工資,以維護自己的權益。

??“勞動者也可以找一些同樣崗位的其他已拿到比較高的績效工資的員工的工資證明、銀行流水、證人證言等,來證明公司現在發的績效工資不合理,克扣現在勞動者的績效工資?!饼R正表示。

??失速的大悅城

??“背靠央企、家大業大的大悅城發生欠薪的確讓人覺得難以接受。不過,仔細想來這背后早有端倪?!币幻x職員工對者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上述員工介紹,其一,大悅城控股去年整體業績不好,看財報就能知道,這也對大悅城北京造成了一定影響。

??其二,央企或多或少存在官僚習氣,整體工作冗余、流程多,也消耗了不少員工工作熱情,工作效率較低。

??大悅城北京公司現狀或許只是大悅城控股一個縮影。今年以來,大悅城控股就曾因虧損、高管更迭、人才流失問題頻繁受到市場關注。

??3月27日,大悅城控股發布2020年年度財報顯示,大悅城2020年實現銷售額(全口徑)694億元,實現銷售面積(全口徑)312萬平方米;累計營業收入384.45億元,同比增長13.76%;累計凈利潤11.23億元,同比下降66.75%。

??特別是歸屬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一項,由2019年度的20.49億元驟降至2020年的-3.87億元,同比下降118.88%。

??這也是大悅城重組3年后,首次歸母凈利潤虧損。

??在銷售額增長乏力、盈利縮水情況下,大悅城還踩中一條“紅線”,其2020年扣除預收款后資產負債率為71.76%,超過了監管部門“不得大于70%”要求。

??對于虧損原因,在3月30日舉行的大悅城控股業績說明會上,大悅城控股高層解釋稱,2016年至2017年高價拿地項目入市后受到調控政策影響,且很多城市實行限價,導致毛利下降。同時,受調控政策及疫情影響,部分項目銷售價格未達預期,資產減值損失拖累了業績;公司持有物業租金及相關服務收入也較上年同期減少,購物中心全年對租戶減免租金2.7億元。

??住宅項目開發失利以外,在購物中心賽道上大悅城控股也可謂強敵環伺。

??截至2020年底,龍湖累計開業商場達49座,新城吾悅廣場則超過100座,萬達廣場開業368座;相比之下,大悅城僅開業10座購物中心,其中上海長風大悅城、西安大悅城已被處置,目前大悅城僅有8座購物中心處于經營狀態。

??年報數據還顯示,大悅城控股2020年董事薪酬總額為1545萬元,比2019年減少了近48%。

??年報發布前,大悅城控股原董事長周政向公司提交了辭職申請。

??當時外界就有猜測,認為周政辭職與大悅城2020年表現不佳的業績有關,公司高層面臨較大壓力。

??去年起,大悅城高層頻繁出現離職現象。除周政外,原總經理助理周鵬、監事會主席余福平、董事姜勇、證券事務代表范步登、總會計師許漢平、副總經理李晉揚也先后離職。其中只有余福平是正常退休,許漢平更是任職不滿一年就匆匆離開。

??焦灼之下的大悅城控股并未放棄2019年制定的“三年銷售規模破千億”計劃,當下,這個目標僅剩一年時間來實現。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企業信用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1101016691020840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